您好,歡迎來到碼頭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 1
  • 2
  • 3
  • 4
  • 5

上路無望?“長賜輪”索賠糾紛恐變“持久戰”/碼頭網

  • 來源: 國際船舶網
  • 作者: 國際船舶網
  • 2021-05-24 15:10

“長賜”輪船東方對扣船的起訴再遭埃及法院駁回并將案件移交初審法院, “長賜”輪索賠糾紛恐將演變成“持久戰”,已經滯留兩個月之久的“長賜輪”何時能夠重新起航依舊難以確定。

船東否認操作失誤導致擱淺 稱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管理不當

5月23日,埃及伊斯梅利亞經濟法院再次駁回了正榮汽船對扣船提出的上訴,并將案件移交給初審法院,預計初審法院將于5月29日對案件進行審理。這意味著,埃及法院事實上允許繼續扣押“長賜”輪,正榮汽船尋求解除扣押的努力再次失敗。

正榮汽船律師團的一位律師Ahmed Abu Shanab表示,下級法院的任何裁決都可能引發雙方的上訴,“長賜輪”的法律糾紛很可能將持續下去。

埃及伊斯梅利亞經濟法院在5月22日就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扣押“長賜輪”一事舉行聽證會。“長賜輪”船東、日本正榮汽船的代表律師主張,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才應該為“長賜輪”擱淺事故負責。

正榮汽船律師團的成員Ahmed Abu Ali表示,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存在管理不當的問題,在天氣惡劣的情況下并未阻止“長賜輪”進入運河,而且管理局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長賜輪”有任何失誤才導致擱淺。

辯方律師出示了事發當時“長賜輪”上的錄音對話,可以聽見蘇伊士運河引航員和控制中心對于是否讓該船進入運河產生了意見分歧。另外,“長賜輪”應該由至少兩艘符合其船舶規模的拖船隨行,但管理局沒有指派任何拖船。

此前,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已經公開否認存在任何失誤。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局長Osama Rabie曾在上個月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長賜”輪的擱淺可能是因為船長失誤,“蘇伊士運河方面沒有任何錯誤或責任”。

律師團還主張,扣留“長賜輪”在法律上有缺陷,“蘇伊士運河用這種方式尋求賠償不屬適當法律行為”。Ahmed Abu Ali稱,使船舶脫困的工作并不是“一項在適當法律意義中的救援行動”,“根據運輸合同,這是管理局的一項義務”。針對扣船的相關損失,正榮汽船提出了10萬美元的初步求償。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巨額索賠引發爭議 35億美元貨物80%來自中國大陸

據了解,“長賜”輪于3月23日在蘇伊士運河擱淺,卡住航道長達6天時間。自3月29日脫困之后,“長賜”輪與船上貨物還有25名印度籍船員一直停泊在蘇伊士運河大苦湖(Great Bitter Lake)水域的錨地。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已經在3月31日啟動了事故調查,但至今仍未公布調查結果。有消息稱,埃及的調查沒有發現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或其引航員存在任何不當行為。

4月13日,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宣布對“長賜”輪及其船上貨物實行“預防性扣押”,直到船東支付9.1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9.90億元)的賠償,包括“長賜”輪擱淺期間的過境費損失、疏浚和打撈工作期間對航道的損害、以及設備和勞動力成本等等。

然而,“長賜”輪船東正榮汽船和保險公司聯合王國保賠協會(UK P&I Club)并未接受這樣高額的賠償金。聯合王國保賠協會當時回應稱,“長賜輪”索賠金額包括3億美元的“救撈獎金”和3億美元的“名譽損失”,其中“名譽損失”一項存在一定爭議。

在雙方遲遲無法達成一致的情況下,4月22日聯合王國保賠協會和正榮汽船就“長賜”輪及其貨物被扣押一事向埃及伊斯梅里亞初審法院提起上訴,理由包括對扣押貨物的有效性,以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巨額索賠缺乏支持證據。5月4日,埃及法院駁回了上訴,認為要求“長賜輪”留在蘇伊士運河內直至賠償談妥的決定是恰當的。

5月8日,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方面主動“松口”,將賠償金額從原本的9億美元減少到6億美元。對此,聯合王國保賠協會在5月10日回應稱,修改后的索賠要求仍然太高,船東方仍然沒有得到支持這種規模索賠的證據,雙方將繼續進行談判。

據了解,“長賜輪”裝載了超過1.8萬個集裝箱,船上貨物總價值約為35億美元。租船方長榮海運曾在4月向埃及方面申請將貨物和船舶分開處理,嘗試將船上裝載的集裝箱轉移到其他船舶上,以盡快交付給歐洲客戶,但這一提議同樣遭到埃及拒絕。

Osama Rabie此前曾提及,如果船東拒絕法院判定賠償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損失的裁決,法院可能會授權管理局拍賣船舶。

據了解,“長賜”輪始發中國臺灣高雄港,后從大陸東北沿海一路南下航行,先后掛靠青島、上海、寧波、鹽田等多港裝貨,船上絕大部分貨物都由中國企業發出。船上裝載了18300多個集裝箱,船上貨值約35億美元,據相關推測,船上貨物80%以上都來自大陸,賠償風波引起“長賜”輪長期被扣押在埃及,而船上貨物大多數為大陸出口貨物。而長久的扣押已經讓貨主心力交瘁,等待收貨的海外客戶也是“望洋哀嘆”。

隨著“長賜輪”索賠糾紛成為曠日持久的“拉鋸戰”,“長賜輪”和船上貨物顯然無法在短期內離開埃及。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對“長賜輪”的處理和埃及法院的判罰也將對蘇伊士運河的運營聲譽造成了不可估量的負面影響。

 

 

 

分享至:
亚洲AV日韩AV第一第二区,亚洲成色在线综合网站免费,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中文字